然而前者远远惊鸿一瞥年先生针对雷动天的那一

www.2949.com手机端 admin 浏览

小编:众位将军哈哈大笑:这次我们必然打得大元小儿望风而逃! 高空之上,化身清风的云扬全速疾驰;风声呼啸,凛冽如刀。 三白白的腿此际早已经被接驳了回去,只不过伤势还没有痊愈

众位将军哈哈大笑:“这次我们必然打得大元小儿望风而逃!”
 
    ……
 
    高空之上,化身清风的云扬全速疾驰;风声呼啸,凛冽如刀。
 
    三白白的腿此际早已经被接驳了回去,只不过伤势还没有痊愈,虚弱得很。
 
    当前状况与之前大有差别,回复了诸相神通的云扬自然不会再借助两头白白的御空滑翔之能,反而是在行进的过程中,以生命之元气温养两头白白的肉身,直接抱在胸口怀里。
 
    此行南疆战事出乎意料的顺利,可谓是一战便即解除了南线危机,再无旁骛之忧,云扬这会自然是高兴的。
 
    平心而论,云扬也没有预料事情竟会这么简单的解决,大元的军队竟会摆成了这等纯粹依仗着兵力优势,强势紧逼的十面圆筒阵势,当真让云扬的风火之力太有发挥余地了。
 
    “事态有此变化,想必是大元已经知道了云尊被困在紫幽的事情,所以统兵将领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展开攻势。嗯,除了因为云尊无能来援之外,还因为小冷元帅的守御之能宇内闻名,想要在最短时间内攻破其防御,也确实以这种优势兵力四方封堵,不计代价的强攻为最佳,然而我的突然来到,令到局势突变,导致了这一场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大败吧!”
 
    “这么说,还是紫幽帮了我一道?”
 
    想到这里,云扬有些好笑。
 
    云扬的推测基本符合事实,也确实只有这么一个理由,才能解释那带兵带了一辈子的大元军帅竟排出如此昏聩的布置。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云扬的诸相神通又有了长足的进展,往昔纵使有九尊之人驰援,也不会于一方齐集超过四位以上的九尊中人,而现如今,云扬自己却已经相当于九尊之中的六人齐至,且诸相神通还要远远凌驾于原本的风尊、火尊等人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
 
    诸相神通合璧,大大凌驾于以往九尊的巨大威能发挥,同样是此战战势逆转的一大关键!
 
    “此役虽胜,但玉唐国力已经逐渐不支仍旧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云扬心中忧虑:“南疆这边乃是玉唐历年来兵力折损最少的一方,方才有三十万的规模,然而除却这三十万南疆军队之外,其他的增援,包括还在途中的,满打满算不超过十万人……”
 
    “实在难济大局。”
 
    “国家危难关头,存亡之秋,竟终究是来到了!”
 
    “现在唯有东防稳固……最终击溃寒山河部,玉唐便会有此获得最少五年的休养生息时间!”
 
    云扬盘算既定,目光更见森寒,风云激荡之中,飞驰速度更增三分,然而就在云扬将自身移动速度发挥至最顶点的时刻,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竟自莫名从心底升起!
 
    云扬猛然停住去势,下一刻,借风势而走的云相身躯乍然散开,成为一缕缕全然的清风。
 
    云相法身虽然有形无质,但终究有形可觅,有迹可循,不如风相真正的融于天地,目不能见!
 
    对于敌对势力截杀,云扬可谓早有准备。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归程这一路,实在太顺了,顺遂得出人意料,甚至是不合情理。
 
    其实当日自从离开了紫龙城地界之后,云扬就一直在等待。
 
    自己在紫龙城暴起发难,还可以说是突兀生变,四季楼的年先生或者因为变生肘腋而来不及赶到。这一点,还在情理中,可以理解。
 
    然而及至自己大杀一场之后,更冲出了紫龙城已经好几天过去,仍旧没有任何动静,那就有点不正常了!
 
    这在平常人眼中或者需要走半年的遥远距离,但于年先生这等拥有惊天动地的当世绝颠修者脚下,断断用不了多长时间。
 
    自己一直狂飙抵达南疆,一直打完了仗仍旧没有等到对方出现,这其中只怕是另有蹊跷了!
 
    是以当下心生警惕,有威胁到来,不算多意外的事情!
 
    仅归结于四字——果然来了!
 
    如此而已
 
    云扬不敢有丝毫怠慢,尽敛云相,化身清风,彻底隐匿了身形,这才小心翼翼的查看四周;只见下方乃是一片连绵的山林,大雪飘飞,满目尽是一片银装素裹,山林起起伏伏,连绵无尽。
 
    触目所及,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然而云扬心头的危险感觉非但没有半点减少,反而更加的浓郁。
 
    一路呼啸疾驰的风声就此停息,云扬双眼尽是深思的注视前方。
 
    若是有危险存在,相信危机源头的彼端必然就是在前方这片空间。
 
    但这片空间就现在看起来,竟是任何异常也没有。
 
    “难道前方竟又是一座控灵大阵?不过,这不大可能吧?”
 
    云扬皱着眉头:“我化形风云的移动速度,独步当世,无人可及,更何况我出人意料的首先驰援南疆,行踪轨迹绝难被料及,如此绕了一个大圈子之后,还有谁能够赶在我的前面,在事先全无征兆的必经之路上,布下控灵大阵?而且还是在这样一大片连绵的山林上空?”
 
    “但前方如果不是控灵大阵,又会是什么危机陷阱呢?”
 
    “应该不会直接当面格杀吧?以我现如今的实力修为,只要诸相神通不被封禁,就算是年先生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够奈何了我吧……”云扬考虑盘算计较着。
 
    就本心而言,云扬向来对自身的诸相神通无比自信,然而前者远远惊鸿一瞥年先生针对雷动天的那一手,实在是惊艳至极,当真是惧之三分,畏之三分,更有四分诧异其高深莫测!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凌厉的剑气突然间冲天而起,直袭而至!
 
    甚至,云扬都没有来得及感应到,这道剑气乃是从何方位发出。
 
    蓦然惊觉一刻,剑气早已经是铺天盖地的奇袭来临。
 
    剑罡呼啸,沛然剑气赫然将云扬所在的这一片空间之内一切事物,尽数碾压,纵使是无形的风,无相的云,也都被撕碎!
 
    纵使云扬此际身形已然尽化清风,但仍旧忍不住闷哼一声。
 
    这一道奇袭而来的剑罡之力,居然能够对风云造成伤害?!
 
    云扬的化相之体,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尽在这一片剑光剑浪之中,竟然受了伤!
 
    更有甚者,这种剑气还有一项很奇怪,又或者说是很古怪的威能。
 
    似乎对于天地灵力,有一种莫名的控制之力,更准确一点说,该是一种隐隐的吞噬趋势。
 
    直到此刻,云扬心下才是真正的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功法?
 

当前网址:http://ocloudit.com/a/www_2949_comshoujiduan/20180507/7.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