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最后即便只剩下十个人仍旧是

www.2949.com官网 admin 浏览

小编:玉唐战火狼烟,诸位,战场上再见! 一声呼啸,回音犹存,天际身影却早已去得无影无踪。 下方的八千战士同时仰头看去,尽都感觉心中一阵莫名激动。 原来云尊大人竟然就在自己船

玉唐战火狼烟,诸位,战场上再见!”
 
    一声呼啸,回音犹存,天际身影却早已去得无影无踪。
 
    下方的八千战士同时仰头看去,尽都感觉心中一阵莫名激动。
 
    原来云尊大人竟然就在自己船上?
 
    与大伙一路同行了这么久吗?
 
    ……
 
    一路之上,云扬给水无音发了好几条命令过去。
 
    “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查成名杀手,高阶修者欧阳萧瑟的消息,行踪。”
 
    “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协助玉唐军方传递信息,确保军情传递消息畅通。”
 
    “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发动民众,保护我家,护卫故土。”
 
    “放出消息,玉唐云尊,已经在战场!”
 
    那边,早已望穿秋水期盼某人归来信息的水无音直接就无语了。
 
    大哥,你好容易有消息传回来,可是一共三条消息,怎么劝都是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啊!
 
    能不能整点别的词,难道你的词库就那么匮乏吗?!
 
    虽然他很明白云扬这会的心情,但是……这三条消息的前缀完全相当,就等同是不分轻重,不相伯仲,算是个什么说法?
 
    不过,水无音还是比较有自我分析的能力,自行判断分析出三者的先后顺序。
 
    嗯,协助玉唐军方无论如何也得是第一要务,这是迫在眉睫的要事,决不能有任何的阻滞,延误;然后才是发动民众,自己的家园自己守护,唯有万众一心齐心合力才能共渡难关,这两条其实是顺势而来的连续动作,至于那什么欧阳萧瑟的消息,直接排到了最后。
 
    现在已经是兵凶战危之刻,相关个人线索,尤其还是这种相对陌生的名字,肯定要暂时搁置,等到玉唐兵祸消弭之际,再来搜寻此人踪迹不迟!
 
    至于云尊已经前往战场的消息,早在云扬发出命令之前,水无音就已经将消息先一步放了出去。
 
    云扬一路兼程东归,走到半路,很是意外却又觉在情理之中地就看到紫幽帝国的军队如同一条条长龙,从前线撤回。
 
    那可是正待驰援战场已经走到一半的军队。
 
    再往前走,还有许多军队正在拔营起寨,收拾戎重。
 
    看来紫幽帝国,是真的要退出这一次的四国合围之战了。
 
    既然这样,云扬也没有在紫幽帝国这一面耽误时间,径自绕往南疆,兼程驰援。
 
    相比较于北方战场,云扬对铁铮还是相对比较放心的;既然要前往驰援,当然要转一圈再回去。
 
    若是以两点直线的方式前往,固然时间缩短许多,却难免浪费可以兼顾的许多地方。
 
    当云扬赶到南疆的时候,大元与玉唐之间的大战已经爆发,战得如火如荼,惨烈异常;而此际面对大元帝国重兵集结的玉唐南线主帅,正是冷刀吟的长子,冷山。
 
    这会的南线大帅冷山可谓正值焦头烂额,手忙脚乱的关键时刻,本来以冷山的军事禀赋素养,战略战术手段,任何一项也不逊色于对方,不,应该说冷山的军事才华绝不逊色于当世任何一人,往昔只因为他是玉唐总帅冷刀吟的儿子,声名方才稍逊,落后于傅报国,杨波涛,铁铮之下,有此良将坐镇,南疆合该无忧才是!
 
    事实也是如此,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南疆这边几乎就没有告急文书传回,便是因为这位小冷元帅!
 
    可是这次的情况不同,完全不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小冷元帅手头上一共只得三十万兵力;三十万兵力乍听起来似乎很不少,可是此际却要对上来自大元帝国的八十万大军的多面来袭,战况非但不容乐观,更是危殆!
 
    悬殊的兵力劣势令到正面战场几乎是从一开战,就被全盘压制!
 
    首先是五万中军被压在正面战场完全动弹不得。
 
    一动,必然要导致一方战线崩溃;你能击溃一方,但其他三面如何应付,随便一面被突破,便是全面溃败之始!
 
    冷山的嘴唇上起了一圈燎泡;面对着对方疯狂的攻势,也唯有用尽全身手段,兵来将挡,见招拆招,至于厉行反击云云……暂时是做不到的了。
 
    “这次战役跟往昔全然不同,我现在能保证的,就只剩下最后一件事。”冷山面对着群将,冷冷的说道:“在我们死光死绝之前,不允许大元兵马突破南疆一步,于敌寇于国门之外,是我南疆将士的座右铭,致死不渝!”
 
    每一位将军,都早已写下了遗书,交代了后事。
 
    面对当前这般的险恶局势,再没有了往昔的从容,谈笑应敌,因为没有人尤有信心,从今番战场之上活着离开。
 
    然而大家的心里却又有一念雷同,就只是:在我死之前,一定要多杀几个大元士兵!
 
    只杀一个,亏了,不够本!
 
    “最后一道命令,我南疆所属的每一名兵士,每一个人,就算是要死,也最少要给我干掉四个以上的大元士兵再死!”
 
    冷山声音冷幽幽的:“若能如此,那么此战尤能争取南疆不失的战果,纵使……我们已与敌人,同归于尽!”
 
    “纵使同归于尽,誓保南疆不失!”
 
    将士们振臂高呼,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悍然血色。
 
    远方的号角声又再度凄厉的响起,大元的新一波全线进攻,又再度开始了。
 
    “出战!”
 
    冷山面容如铁:“此战,或许是我们所有人的最后一战,其中指挥很大可能再难通畅,所以我在此下达最后一条命令:各部,自主战斗!死战!”
 
    “各军主将纵使战死,军伍不乱,副将即时升任主将顶!副将战死,偏将顶上!如此类推,一级一级往下排!”
 
    “对各位的要求就是……哪怕你的军队,打到最后即便只剩下十个人,仍旧是,不能乱!不能溃!”
 
    “战!”
 
    “战战战!”
 
    “纵使浴血沙场,亦保战线不溃!”
 
    众位将军齐声高呼,声音厉烈至极。
 
    然而就在众人一转身,大踏步将要走出帅帐的之际,突然变故骤来……
 
    呼呼呼……
 
    周遭风声莫名响了起来。
 
    此时当地正常风势乃是南风,玉唐军队处于逆风的位置,天时地利人和,前两者尽都于己不利,然而此刻现在,明明上一刻还在呼呼劲吹的南风竟突然转向,转为北风呼啸!
 
    不止于此,风势竟显越来越大,越来遇强之势!
 
    虽然此际乃是隆冬季节,北风呼啸也属平常事;然而如当前这般变化,却已然是极不正常的异变!
 
    冷山眼看着帅旗哗啦啦的异常飘动,突然间心念一动,惊喜交加道:“难道竟是……”
 

当前网址:http://ocloudit.com/a/www_2949_comguanwang/20180507/5.html

 
你可能喜欢的: